今年6月底的一天,錢江晚報熱線96068接到了浙江工業大學老師打來的求助電話。需要幫助的,是當時命懸一線的24歲女大學畢業生邱進硯。
  6月24日中午,在去實習單位面試、簽約的路上,一輛拖拉機與她相撞。重傷的她被送至餘杭區第二人民醫院搶救。當時她腹部出血、顱底骨折、脾臟破裂,醫院開通綠色通道為其進行了緊急手術。
  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她,因為顱底骨折伴有腦水腫的緣故,術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。事發後,包括進硯曾就讀的浙江工業大學的師生、她實習公司的同事及素不相識的好心人一起,籌集了16萬多元的愛心捐款。老師、同學、同事、男友輪流到醫院看望她,陪她一同渡過難關(本報6月27、28日曾連續報道)。
  “我從廣州坐飛機過來的路上,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。她當時還沒有脫離危險期,醫生說這樣昏迷的狀況還要持續一段時間,但也不能排除醒不過來成為植物人的可能性。但只要她撿回了一條命,只要她還活著就有希望!”
  時隔四個多月後,當錢江晚報記者來到浙江省人民醫院康復醫學科病房看望邱進硯時,大她一歲的姐姐邱紫瑩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來,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  此時,病床上的邱進硯由於氣管切開依然無法講話。但當看到錢報記者時,她馬上舉起左手用力地揮動幾下和記者打招呼,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  病床旁,除了辭去工作照顧她的姐姐,還有年過半百的母親。這位在廣州農村以種田為生,只會說方言的母親,看到女兒一天比一天好起來,臉上也寫滿了笑意。
  說起妹妹的情況,邱紫瑩有說不完的細節想和大家分享:“心情好的時候,她會主動要求我們給她拍照,還會不停地翹起大拇指來‘點贊’;我們惹她生氣時,她會用腳把我們攔到她旁邊,再用力地一腳踹到我們身上,或是用棉被捂住耳朵,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地抗議。”
  “正常人的喜怒哀樂又回到她身上了,真是太好了!”邱紫瑩說,妹妹出事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,把家裡人都急壞了,“大家都覺得她一定能醒過來的。九月底的一天, 她突然笑了好幾次,當時我媽還以為她傻了呢,到後來才知道她醒了。”
  “進硯能有今天,多虧學校、醫院、公司和無數好心人的幫助。她的命,是大家一起救回來的!進硯現在沒辦法說話,但我們很想向大家說一聲‘謝謝’,真的謝謝你們!”
  目前,進硯正在堅持康復治療,“她現在還沒辦法走路,也沒辦法自助呼吸,所以需要我和媽媽24小時輪流看護她。等她的氣管愈合了呼吸沒問題了,我馬上回去重新找份工作。”
  說到這裡,邱紫瑩臉上流露出些許無奈。進硯從出事到現在已花費了33萬多元醫療費,除去愛心捐款、保險賠償金和肇事司機支付的錢,目前進硯已欠了三萬多元的醫療費。
  進硯的父母以種地為生,本就沒有什麼收入。家裡唯一有收入的姐姐,又因為照顧她辭了工作,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在上大學二年級。進硯一天比一天好起來,一家人卻因為越欠越多的醫葯費一籌莫展,“我打算先用信用卡把欠的錢墊上,月底就要打官司了,希望可以順利拿到賠償款。”
  記者從康復醫學科李醫生那裡瞭解到,進硯目前意識基本恢復,四肢已能活動。但由於腦室輕度積水,她仍需住院治療,並堅持進行呼吸等各方面的康復訓練,“她的生命力很強,再加上家人和我們醫護人員的照顧,以及社會各界的幫助,我們相信她會一天天好起來!”
  (原標題:昏迷四個月後,進硯醒了她能笑能做鬼臉能點贊了)
創作者介紹

科蘭

do15dotv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